2014年7月27日 星期日

雜記2-8 - 多讀書,因為別人很厲害

不過也要開始讀書,才有可能發現別人很厲害(也就是自己很廢)。


大約碩二上的時候吧,我才了解到「大家都覺得政治很髒,沒有人願意碰,因此各種垃圾便趁虛而入了」。過了不久,在某個社會事件發生時,有篇討論文章裡提到柏拉圖說過的話
拒絕參與政治的懲罰之一,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。
The punishment which the wise suffer who refuse to take part in the government, is to live under the government of worse men.

Plato (428-347 B.C.), Greek philosopher. Quoted in Ralph Waldo Emerson, "Eloquence," Society and Solitude (1870).

在當替代役的時候,體認到「身處制度中,不知道自己是奴隸、又相信一些權威所宣揚的美德的話,很自然地會變成奴才。而奴才會反過來壓迫奴隸」。結果過一陣子又看到 Cheng Lap 許多關於奴才、奴隸、喪屍的文章,另外也看到許多前人先賢的奴隸探討。


而最近看到朱家安在 Google+ 上的發文
我對於文中談到哲學用來整理論點和修正立場,很有共鳴。在過去,我常常只把哲學拿來當成攻擊的武器,但事實上,能提供反省和自我修正的哲學,才更有價值。
我一開始努力取得知識也只是為了想戰、想贏,後來才瞭解,原來知識和工具的用途是,解決問題,讓自己前進,也帶著別人前進。


比較有記憶的例子就這幾個。
發現自己的想法跟強者們相去不遠還滿令我高興的,也才知道自己落後強者們多少光年,自己的思考與體認是多麼「渺小的常識」。總之,我能做的就是追著強者們的屁股跑,持續閱讀,持續思考,然後付諸行動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