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5月1日 星期五

閒書筆記3-1 - 逃/我們的寶島,他們的牢

(透過以下讀冊生活的連結購書,我可獲得分紅佣金。) 

系列書單-【閱讀的島】全台獨立書店聯合推薦:認識東南亞,你應該要讀的20本好書


逃/我們的寶島,他們的牢★★★

本書是越南、泰國、印尼等等同為東南亞國家的勞工們,將他們在台灣的工作境遇投稿集結而成。

總共二十五篇真人真事,每篇卻都慘得像是同個故事,根本是參加地獄抽獎,看抽到哪一層而已。

我覺得這本書是歧視的解藥,消解你出於無知本能而對外勞的莫名恐懼。每個外勞都過得這麼悽慘無助了,誰還找你台灣人麻煩啊。

至於外勞在公共場合的表現,想想你聽到白人用英語談笑時,是否也持一樣的態度吧。


仲介公司:
台灣仲介公司收的費用很高,加上外勞國家當地的仲介費用,註定讓外勞一場空。
不提供任何幫助,只會壓榨外勞和送外勞回國。

1. 2008年的數據:『來的時候要給仲介公司七千五百美元(約為台幣二十二萬元,還不包括教育訓練費)。……照這樣領下去,兩年合約期滿後的收入加起來,也不到她交給仲介公司的那筆錢。』

2. 『沒良心的仲介公司也只顧著賺錢而欺負同胞。』

3. 『仲介費一次最少要五到七千美金(約為台幣十四萬七千到二十六萬六千元),我們得用房屋跟銀行貸款來支付這個夢想。』

4. 工作內容不符、減薪、超時工作:『「事實上,妳真正的工作是照顧一位老人,但合約上要這樣寫妳才可以過來。」』

5. 『在越南簽約時,工作內容寫說要照顧一位八十歲的老爺爺。……其實是在一家大檳榔工廠做事,工作繁重,工時長。』

6. 『當初簽的勞動契約內容是機械業,但實際上卻是到養雞場工作。』

7. 『阿秋從來沒看過自己的護照、居留證、健保卡,連從家鄉帶來的手機也得偷偷藏起。』

8. 『花了七千五百美元才能到這裡工作,因此要在三年內拚命賺回一萬五到兩萬美元才值得。』

9. 『台灣或越南的仲介公司都一樣,都是專業的詐騙集團,……說這裡有很大的工廠、很多的工作,可以一直加班賺錢,到頭來都是一場空。』

10. 『雇主家是在做油飯禮盒,不能聘僱外籍勞工,所以利用老太太的名額聘僱合法工人。』


居住環境:
極慘,你一次都不會想嘗試。老是在躲警察、跳樓逃跑,身心都非常不安穩,像是隨時會被處死的戰俘。
幾乎沒有外勞住「人住的房間」、吃「人吃的食物」、用「人用的東西」。

1. 『「妳還算幸運!逃出去還能出房子,我們可都住在工廠的地下室,每夜搭著帳篷睡覺,像乞丐般過日子。」』

2. 『想起在雇主家的日子,有時候連一頓飯也沒有。』

3. 『我只能睡走道,但走道也剛好是全家人要去廁所的入口。』

4. 『阿嬤洗完澡後,剩下的水才輪到我用。……看我有沒有偷用熱水……「只有阿嬤才可以洗澡,妳是傭人怎麼可以洗澡呢?」……長頭髮也被老闆要求剪短--因為長頭髮會浪費水。』

5. 『沒想到我在台灣卻連快黃掉的白菜都不能吃,老是餓肚子。』

6. 『老闆不是買一碗米粉給我,就是買二十五元的便當,我吃不飽,總是覺得疲累,餓得兩眼發昏。』

7. 『每天只能吃餿掉的飯和鹹花生。』

8. 『工作辛苦但沒有一餐能吃得飽、睡覺也沒有溫暖的地方,……全身還因為環境骯髒而長滿疥瘡。』

9. 『工作量多薪水少,仲介和雇主聯合欺負我們,日子過得如同身在監獄。……沒有人情,只有苦幹和咒罵聲。』

10. 『非法外勞身上沒有證件,連生病也不敢去看醫生。』

11. 『走進宿舍,牆上滿是斑駁的壁癌。』

12. 『今天中午老闆給她兩包員工們吃剩的飯,她以為是要拿回去給狗吃,沒想到是要給自己吃。』

13. 『來台灣後,我很快從五十三公斤掉到四十三公斤。』

14. 『老闆娘一天只給我吃兩碗飯,……吃的也全是她從公司打包回來的剩菜剩飯,都已經放在冰箱很久了,而且也只夠吃兩三口而已。……為了節省電費,不給我電風扇吹。』


老闆:
都非常惡質,不把人當人看;有幾個看起來不錯的,給的薪水也低得誇張。任意欺壓、欺騙、打罵、威脅外勞。

1. 『每個月都找盡藉口不發薪水。』

2. 『「那妳做我的女朋友吧!我給妳每天加一千五百元。每個月再多給妳一萬塊。我一個人住,妳來跟我同住,我每天接妳上下班!」天啊!他年紀比我爸爸還大,又肥又胖,真是厚臉皮!』
    『「妳願意當我女朋友,就給妳工作!」相同的要求,真骯髒!總是聽到。』

3. 『在台灣工作了三年、換了十三次雇主,經常遇到責罵、沒良心的對待。』

4. 『一提到勞委會他們就怕死了,把我的護照和六個月的罰款全都還我,還說大家都是好朋友,叫我不要去提告。』

5. 『阿嬤很會罵髒話、丟東西,每次一生氣,連熱水也往人身上潑。』

6. 『沒多久,老闆的態度轉變,甚至越來越惡劣,……有一次他甚至想打我,威脅我說:「明天我會叫仲介來把你趕回國!」』

7. 『吃飯時,我不能跟她坐在一起,所有我使用的餐具也必須要特別隔離。……她還會用手揮撣,好像我身上有許多「病菌」。』

8. 『她就會沒完沒了的罵。』

9. 『老闆娘很漂亮,只是照三餐罵她:「妳連我家的狗都不如!」』

10. 『要不是老闆娘在新春時節賞了她幾巴掌,這一切的辛苦原本都還能繼續忍受。』

11. 被老闆性侵犯數次。

12. 『「每個月我多給妳三千塊,妳晚上跟我一起睡。我老了,不會對妳怎樣,只想抱抱妳而已。」』

13. 被開廟的師父性侵:『之後他仍不擇手段地侵犯我,他命令我要如妻子般天天與他同床。』

14. 『跟老闆要薪水,老闆卻不給,只是「大方地」給他們一千塊路費,當作辛苦一星期的報酬。』

15. 『半個月後,他跟老闆提到薪水,老闆卻眼神古怪地說:「我給你們吃已經很好了啊!哪來的錢啊?」』

16. 『身後戲謔的叫囂不斷傳來:「小姐!跟我去玩一天,夠妳賺一個月喔!」』

17. 『太太們和最小的老闆是很難伺候的人,被他們責罵有如家常便飯。』

18. 『經常被阿嬤打罵,餵她吃飯、吃藥,她還會把嘴裡的東西噴到我臉上。』

19. 『我好像被監禁一樣,無法踏出家門一步,也不能打電話。……她還常常毆打我,有一次我出聲反駁,她就氣呼呼地把手上的熱水倒在我身上,害我手嚴重燙傷,到現在還有疤痕。』


工作:
節錄了幾則後發現,全部的工作都很爛很誇張,似乎沒必要再一一列舉。
都是早上六點到晚上十二點都在工作完全沒休息,晚上也常常不能睡覺。
雇主完全不給薪水。
工作內容都是大量勞動,建築工地、茶園、照顧一家起居、各種工廠、危險的雜務。
因為工作機會十分少,以及離譜仲介費造成的負債,所以他們不得不做。

1. 『每天要做的就是捧著龐大的鐵桶,把它放到高達攝氏兩千度的大窯裡,因為沒有防護裝備,好多次都被熱鐵燙傷。』

2. 『週六也要上班,老闆卻不算加班費。』

3. 『我每天從六點開始工作,清理家裡、洗衣服,接著去工廠協助雇主的兒子包裝,有時要到下午兩點才可以吃飯。……做到晚上九點、十點才能回家,回家後卻還要繼續打掃。』

     之後換了雇主,變成五點起床,更慘更累,在颱風天被要求爬上鐵皮屋頂處理漏水。

4. 『有幾次半夜我已經休息了,她還叫我起床按摩。』

5. 『為何台灣人一週可以休息兩天,而我們一整年卻只能休息七天呢?不給休假又不發薪水,太不公平了!』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