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9月23日 星期日

雜記1-8 - 我的核心原則(一)

我自認在各種方面,運動、讀書、記憶力、想像力什麼的,都相當駑鈍;
我想我唯一多過一般人的,大概是 "想自己試試看的興趣" 吧。
當然,比起真正有理想抱負熱忱的強者,我仍然差得太多。

更無奈的是無知的底層人類是無從自知的。

大四時,修了某堂軍訓課之後,才驚覺自己知識性的課外書讀得極少;大學四年,大概讀不到五本吧。(小說也很少,可能最多也十本而已。)於是如此這般,為了怕以後無法擊敗軍訓教官這類的蠢蛋,我又重新找起書來讀,接著在碩一時立下了一周一本書一年共讀五十二本書的小目標(當年度也看了很多電影)。而碩班這一兩年也經歷了不少事(多是慘事。苦難令人堅強),然後又莫名地開始有運動習慣等等,許許多多,不知怎地,就這樣吸收了大量地、有系統的資訊,使得我的想法也緩緩轉變、提升,勉強跟上了一般人的腳步。長久以來的疑惑幾乎都解決了,"原來這事情會OO,是因為XX的緣故啊。"

Don't hate the player; hate the game.
而現在的我對 game 也沒有情緒了,我只想知道有沒有改進它、完善它的辦法。

大概是去年開始,我訂閱侯文詠的 Facebook 專頁,看著看著就發現他真是一個好人、善良的人;今年八月初他出了新書,所以上了不少電視節目,其中有一段是苦苓形容侯的特質,我覺得講得真好。這讓我聯想起幾年前看過的 G大寫的吳念真小時候的故事(看前兩篇即可。)

原來啊......
溫柔啊,柔軟的心啊。
才是我真正嚮往的東西。

領會「知識分子」與「溫柔」這樣的概念的心態轉變,並不是瞬間完成的(讀到 G大那幾篇文甚至是三年前、09 年的事);對我這樣的庸才來說,"體悟、理解" 一向是珍貴的經驗,對於各種現象,我非得要經歷過了、讀到了、曾經看過了,才能勉強說出個所以然,有意識以來的我都是個這樣的小傻蛋,殘暴的傻蛋。

多虧了碩一的我吃飽撐著決定了要開始來個大量閱讀,我如今才有所改變。
感謝,真心感謝。謝謝你,愚蠢的我。
較不愚蠢的我 敬上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